關於部落格
每月出刊一篇,寫到99歲 ... ...
  • 486080

    累積人氣

  • 7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醫源性低血糖致死

為何 CPCR的時候 抽的血, 血糖值超高 ?? ~~
因為這病患一直都沒有恢復心跳, 護士抽血 正抽在 打葡萄糖點滴的那一隻手 ...

醫師未親自檢視屍體 就開死亡診斷書 偽造文書罪均成立 且都是半年有期徒刑 ...

醫師有沒有 親自檢視屍體 這個事實很好認定 ...
因為通常不會 醫師孤孤單單一個人去看屍體的 ...

死亡診斷書上一定有開立日期 ... (CPCR完 搶救失敗的那一天) 如果醫師沒在現場 認定死亡時間 ... 他那死亡時間一定是 事後聽家屬講的 ...

因為家屬 不可能在家裡有人死亡大事發生的同一天 就想到 找個熟識醫師來開死亡診斷這件事 ... 日期一定是錯開的 ... 死亡時間的日期 與 開立日期 一定是錯開的 ...
這就是 醫師沒有親自檢視屍體 的最佳線索 ...
看到 死亡時間的日期 與 開立日期 是錯開的 ... 八九不離十 就是 偽造的

若是在 醫院死亡 ...
急救醫師都會 在急救失敗後 順手就開出死診 ...
同一醫院 不在急救現場的醫師 補開 且是在另外一天補開 死亡證明, 這就非常令人起疑竇了 ...
因為 不會有醫師 在事後的某一天 心血來潮地去解凍遺體 然後開出死診呀 !! ~~


如何區分是生前血糖異常還是死後血糖異常 --- 人體 眼球玻璃體液的葡萄糖濃度 才是最可靠地反映 生前血糖濃度的標誌物 ...
玻璃體液中的鈉離子濃度可以用於診斷死亡時是否伴有高血症或者低鈉血症 ...
死亡時間與玻璃體液鉀離子濃度 呈顯著的正相關 ...

那藥物濃度呢 ?? ~~
譬如, 人體眼球玻璃體液的 Regular Insulin濃度 Amaryl濃度 ...

血糖 電解質 藥物 造成的猝死, 可否由 法醫解剖 來求得死因真相 ?? ~~

譬如, 一個病患 被人靜脈注射過量的 KCL + RI 造成猝死 ... CPCR 4個小時救不回來 ...
死診上寫 心肺衰竭 急性心肌梗塞 ...
法醫解剖 可以還原公道嗎 ?? ~~

如果 這遺體又已冰存1年 ... ...


成年人猝死 最常見原因 --- 心室顫動
成功的復甦取決於 高品質CPR與五分鐘內的電擊

院內猝死 很容易引發醫療糾紛 ...
尤其是 手術後猝死 ...
尤其是 手術後有併發症 住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之後的猝死 ...
尤其是 手術後有併發症 住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之後 發現人已經黑掉的猝死 ...

發現時 人已經黑掉的猝死 ... 很難急救回來
通常 死亡診斷 醫師會寫 :
甲 : 心肺衰竭
乙(造成甲的原因) : 疑急性心肌梗塞

即便 這病患不是 急性心肌梗塞而死;
即便這醫師 連疑這個字都沒寫, 就只寫
甲 : 心肺衰竭
乙(造成甲的原因) : 急性心肌梗塞
...

即便 翻爛病歷您已找出 這病患不是 急性心肌梗塞而死; 是死於 A 這個情況 ...
如果您沒有 遺體解剖 確定病患 不是死於急性心肌梗塞, 您都很難 打贏這醫療糾紛的訴訟 !! ~~

因為 檢察官 法官看不懂病歷, 鐵送鑑定; 而鑑定的醫師 會說 : 對 !! 病患很可能是死於 A, 但因為沒有遺體解剖 確認病患的死因, 我也無法排除 病患是死於急性心肌梗塞 ... ...

也就是 急性心肌梗塞造成病患死亡的相當因果關係鏈 還是沒有因為您發現A 而被打斷 ...
某原因造成病患死亡的因果關係鏈是這樣子建立的 ...
把 某原因 除去, 病患照樣死, 則不是某原因 造成病患的死亡 ; 否則就是 某原因 造成病患的死亡 ...

現在的情況是 即使您注意了A 治療好了A 讓A不存在了, 但病患還是有可能死於未被完全排除的 急性心肌梗塞 ...

所以不能走 吃力不討好的傳統訴訟戰法 --- 舉出 因為某醫師當時 應注意能注意而未注意某種情況 以致於病患 A這個病因惡化 以致於呼吸心跳停止 ... 業務過失致死
要嘗試 利用 告知義務之瑕疵 ...

成年人猝死 最常見原因 --- 心室顫動
成功的復甦取決於 高品質CPR與五分鐘內的電擊
台灣因此還立法規定某些公共場所 一定要備有 緊急去顫器 AED
所以醫師在猝死病患的死亡診斷上 寫
甲 : 心肺衰竭
乙(造成甲的原因) : 急性心肌梗塞
是符合要求及醫理的
寫的死因 可以是猜測的 不可能完全正確, 即便法醫解剖另開一張解剖後死亡診斷書 也不可能完全正確的 ...

對於猝死 即便是院內猝死, 醫師不可能在 幾十分鐘的 CPCR之後 就完全知道猝死原因的 ... 所以 死診上的原因病因 絕對是有猜測成分在的 ...
死診 主要是證明這個人死亡了, 家屬持這張死診可以做後續處理 如辦後事 除戶 遺產轉移 保險及年金給付等等 ...

家屬若覺得病患猝死 有隱情 也就是之前有 應注意能注意而未注意 導致病患猝死 ... 那就提告這 應注意能注意而未注意; 而不是告這醫師死診原因寫錯 (誤診) ...
既然不是告這醫師死診原因寫錯, 家屬不去領取死診 就只是卡自己, 並不會因此讓自己在之後的訴訟有加分的效果 ...
不去領死診 並不因此就推翻掉 死診上的 乙 ...
要推翻掉死診上的 急性心肌梗塞, 唯有靠 解剖 ...

如前所述, 若沒解剖 是很難推翻掉 急性心肌梗塞, 這難度可以視為 所謂的 "莊家優勢" ...
"莊家優勢" ... 很大部分源自於 醫醫相護


對家屬而言 醫療糾紛難打 就在於 "莊家優勢" 很難被突破, 在您翻爛病歷看懂病歷 並讓您的律師搞懂全部案情之後 ... ...

家屬想獲求的公平正義 唯有靠贏得訴訟才有可能得到 ...
一般人以為 在訴訟過程中 真相會浮現, 靠真相才能打贏官司; 打贏官司 才能得到公平正義 ...
這是迷思 !! ~~

您所謂的事實真相 是事後拼湊推定出來的 ... 在法官認可寫進裁判書之前 都是您一廂情願的假相 ... 而法官的自由心證 是最大最難控制的變數 !! ~~
法官不懂醫療 很多法官其實是不願意花時間去懂醫療, 每每靠鑑定 --- 醫醫相護 橫空出世的醫療鑑定結果 通常都會扭曲您所謂的真相 ... 多次鑑定的耗時耗神耗錢 每每吃掉最後勝利的果實 如果最後可慘勝的話 ...

一般人以為 在訴訟過程中 真相會浮現, 靠真相才能打贏官司; 打贏官司 才能得到公平正義 ... 只有後面這句話 是部份對的 !! ~~
打贏官司 才能得到公平正義 ... 被我修正為 大勝才能得到公平正義 ...
前面這句話 是完全錯的 是掉進迷思的 !! ~~
官司勝 不必要靠還原真相 !! ~~

像這個案例 ... 有兩次手術
第一次 是 全脊椎手術; 第二次是產生感染併發症 做 清創手術 ...
兩次手術前的說明 都有非常明顯的 告知義務瑕疵 !! ~~
越來越多法官與檢察官認為,僅簽具同意書,卻沒有詳盡說明手術風險等,可能影響病患的「醫療自主權」與「醫療選擇權」,依舊認為醫療機構或醫師有責任 應負責賠償。

若解剖 推翻掉 急性心肌梗塞了 ...
把 某原因 除去, 病患照樣死, 則不是某原因 造成病患的死亡 ; 否則就是 某原因 造成病患的死亡 ...
把 心臟因素 除去, 病患就不會照樣死 ...
這時候 您說的 A 就變老大了 ...
院方必須 舉證 把 A除去, 病患照樣死 !! ~~

台灣 45歲以上死因
惡性腫瘤、心臟疾病 居前2位 ...
也就是 猝死 不論院內院外, 醫師 死診上寫
甲 : 心肺衰竭
乙(造成甲的原因) : 心臟相關疾病
...
您都 不能說他錯 ...

醫師內行話 ...
看不懂死因的 就寫 心肺衰竭
不會有醫師 寫完心肺衰竭後 會再寫 "肺臟相關疾病"的 ... (LOL)
現在您知道為何 心臟病 久居台灣十大死因第二名了 ...

也就是 猝死案件 或不明原因死亡案件, 解剖 主要是為了 推翻掉 心臟相關疾病 ...
能找到 死因A 的證據那是更好 ...
當然, 解剖 也有可能推翻不掉 心臟因素 ...

1. 走還原真相 要贏就要解剖
2. 確定鐵定鋼定不解剖 就要走 告知義務瑕疵

超越因果關係 ...
甲在 乙的酒杯裡放入致死毒藥, 乙剛拿起這杯酒 ... 就被丙 開槍打死 ...
行為造成的影響,也就是條件,並沒有繼續作用到結果發生,而為其他條件的介入,使得結果單獨而迅速的發生,這種情形依照條件理論,則因為具體結果的發生,該沒有繼續作用的條件,可以被想像為不存在,而輕易得到行為與結果沒有因果關係的答案 ...

後發先至 ...
甲還是有 殺人未遂罪責 ...
這是因為 殺人處罰未遂 ...

但像過失 就不處罰未遂 ... 這樣講不太對 正確地講是 譬如 醫師業務過失快要造成病患死亡的時候, 病患突然發生急性心肌梗塞死掉了 (自然生病) ... 這醫師 就完全沒責任了 ...

主軸 :
1. 業務過失
2. 告知義務之瑕疵
3. 舉證責任之轉換
4. 偽造文書
5. 屍體解剖
6. 抽房水


相關閱讀 :

那些人 不能吃口服降血糖藥 ?

全脊椎手術

醫糾走上法律訴訟 是曠日費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